能鸽善鹉的沙雕染景沫、

“想要的东西很多 所以 加油鸭 ”

这儿染景沫 感谢相识
似个一天到晚快乐咕咕的文手
主写ks
杂食党 是个腐女 基本没有雷的cp
喜我英/凹凸/名柯/杀天/绿蓝/红豆 等等等等
我英x凹凸全员吹爆
♡轰出胜♡安雷安♡ks♡

游戏玩元气 食契 姜饼人 d5
比较烦d5魔道ky 见到我请绕道走开🙏
半次元/b站@染秋阿喂
qq2875784567欢迎来找我玩鸭💕
日lof随意 但请给我多一点评论阿小可爱们😭
其他没话说
感谢您能看到这儿✨

我x老福特 车!

这是什么人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启新世界大门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


HSdoge:

四个小时终于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让你屏蔽我!https://m.weibo.cn/2989091297/4318121956790505





「ks短篇/一发完」卡布奇诺

-打工族高中生快斗x上班族新一  ooc属于我

-半夜爆肝 错字王如果打错了什么评论区提出来我会很高兴的丫

-我不是神仙不是太太不是大大 叫我什么都行就不要这样叫我💦

最近沉迷短篇 可能下周再开始码掰弯直男计划第四篇 因为我真没脑洞了。


————

  大雪飘然而落,如绒毛一般,落到了公路上,飘到了那偶尔几个过路的行人身上。

  嘶……忘记天气预报说今天下雪了……

  工藤新一匆匆的走着,随着雪越下越大他不得不用身后挎着的黑色大包挡在自己头顶。

  该死的鬼天气。

  鹅毛大雪让工藤有些不知所措。他在路上绕来绕去,最后为了避一避雪走进了一个间咖啡厅。

  咖啡厅不算大,人也不多。但这很温馨,带给人一种安全感。桌子椅子,以及那些饮料杯还有小甜点,都是那么精致。

  里面暖气很足,跟外面的温度比起来暖和不少。纯音乐小声播放着,让工藤感到了舒适。

  他脱掉了黑色的羽绒服,正准备找个位坐下,原先跟客人说话的那个少年朝他走了过来,“嘿,先生,请问要喝点什么吗。”少年笑了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两边的小虎牙让他显得十分阳光活泼。

  他拿了一个菜单过来塞到工藤手里。工藤原本想拒绝并告诉他自己只是来这儿歇息,不过看到少年的灿烂笑容后他迟疑了。

  “恩……那来一杯卡布奇诺吧。”

  少年应了声好,走进柜台系上了一个墨绿色围裙,开始把左一样右一样的配料往杯子里加,然后用一个漂亮的精致小铁勺子搅拌着,不一会儿便端着一个纸杯走了出来。

  “喏,给你。”

  他笑着递给工藤新一。工藤新一匆忙接过,结果被烫着了手。

  “嘶……”

  他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吹着烫红的手指。

  那少年脸上露出关心的神色。他立马端起杯子,起身走进吧台,从冰柜里捞出几块冰倒进杯里。

  “给,这样应该不烫了吧。”

  少年把杯子递过来的同时,工藤注意到杯子上写了一个十分秀气的“meet”。


  这日以后,工藤时不时就会到这家咖啡厅来。

  咖啡厅生意似乎一直有些冷清,每次来都只有寥寥几人。而服务生呢,似乎也只有他看到的那少年一个人。

  在跟少年的谈话中,工藤知道了他的真名叫黑羽快斗。黑羽似乎是一位高中生,并且父母长期不在身边,为了谋生选择出来打工。

  工藤习惯每次来咖啡厅都带着一本书跟一台笔记本电脑。当他忙于看书或打字工作时,黑羽总会坐在他旁边静静的看着,不时的揪出他几个错字来,还会跟工藤讨论一些知识。

  当他提出一个又一个问题时,工藤总会无奈的跟他解释清楚,并用手指着他脑门说你是不是傻,看着人这么大了怎么连小学生都懂的题你却不懂。

  黑羽总是尴尬笑笑,自从一次回怼导致差点被工藤按地上摩擦摩擦以后,他接工藤的话总是十分小心翼翼。


  “今天喝点什么。”“恩……焦糖玛奇朵吧。”“好的呀。” “喂黑羽我的玛奇朵呢?你怎么给我一杯卡布奇诺?”“嘁,给卡布奇诺多好,我给你打个折行了吧。”

  工藤哭笑不得看着一杯卡布奇诺,今天杯子上写了他的尊姓大名。

  同样的配料,同样的味道。他不知自己已经被迫反反复复的喝了多少次卡布奇诺。

  他警告快斗,如果他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他工藤新一以后就不来这家店了。

  黑羽无所畏惧的说,随便你呗,反正我也管不着你。

  最后结果可想而知。这警告并没有什么用。


  “嘿,欢迎光临。”

  空旷的店里只有黑羽快斗一人。他忙活着,看到工藤笑了一下。

  工藤找了个地方坐下。他注意到今天黑羽穿着十分随便休闲。按照惯例,他要了一杯卡布奇诺。

  黑羽似乎是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他端着杯子出来放到桌子上,从身后搂住工藤。

  “唔……这是我给你做的最后一杯卡布奇诺。以后可能就不会给你做了,你想找我也找不到了。”

  他调皮的眨眨眼,炙热的呼吸喷在工藤脖子上。片刻后,他轻轻吻住他的脖子。

  “切,别开玩笑了,马上新年我还等你陪我跨年呢。”

  “信不信由你咯!”

  

  后来,工藤真的再也没见过黑羽。

  他真走了阿,都没好好说声再见…

  北风怒号着,吹冷了他端着杯子的双手,吹冷他的心。

  杯子上赫然写着“Parting”。

 


好冷呜呜呜我肝不动了

头发要掉光了

穿好衣服别冻着了啊宝贝们🙍


「ks短篇/一发完」惊!b站两位著名游戏主播居然直播秀恩爱!

-ooc

-比较沙雕

-私设较多

-b站游戏UP的友(ai)情

最近又感冒了 脑子要炸/哭

—————

  众所周知,b站有两位著名游戏主播。

  一位是“月光下的魔术师”,一位是“不会唱歌的侦探”。

  月光下的魔术师,真名黑羽快斗,粉丝150w,是属于声音好听到玩游戏直播刚开口满屏弹幕就开始疯狂,甚至偶尔爆粗口都会有人说“啊好帅”。打游戏简单粗暴,一遇到坑队友就开始砸键盘。偶尔会直播些别的内容,唱唱歌或者是跟粉丝互动聊天。在一次露脸直播变魔术后,因为他那盛世美颜让大量粉丝原地去世,弹幕过多导致视频差点卡炸掉,之后就再也没有露脸过。

  不会唱歌的侦探,真名工藤新一,粉丝148w,声音很有磁性。不少粉丝对他的id“不会唱歌”表示质疑,说要让他唱歌不过却都被委婉拒绝。很爱玩解谜类游戏,善于推理,惊人的脑回路以及跳跃性的思维总是让人反应不过来,对许多人来讲难如登天的游戏对他来说却是小菜一碟,就如同一个活生生的游戏攻略。一次生日的时候露脸直播也是满屏刷“我老公真帅”之类的弹幕。

  两人的外貌惊人的相似。因此,在黑羽的一次露脸直播时,不少粉丝开始质疑“不会唱歌的侦探”是“月光下的魔术师”的小号,最过分的是有些丧心病狂的人说什么,两人其实是亲兄弟,因为某种原因闹掰然后分居怎么怎么样。

  黑羽看到弹幕后表面虽然依旧是绷着扑克脸专心变魔术,内心却早已怒火中烧。结果越来越多的脑残粉跟风瞎猜测两人关系,让他把手中的扑克牌“啪”的一声,剩余的直播时间就变成了骂弹幕智障粉丝以及嘲讽了工藤新一玩个游戏都要被人吹上天。

  不知是谁又告诉了工藤,让他同样也是异常火大。两人每日游戏直播的“沙雕尬聊”都变成了diss对方。

  两边粉丝也都不甘示弱,把自己肚子里憋的所有垃圾词全用来骂人。粉丝们互掐了半年,从一年的夏末掐到立冬,实在是令人震惊。

  一天,黑羽直播完后,突然发现自己被一个粉丝40w真名叫铃木园子的游戏氪金富婆拉进了一个群聊。进群的都是黑羽认识的,一些游戏主播。

  自然也不会少了“不会唱歌的侦探”。

  每天群里都冷冷清清,除了话唠园子每天都在挑起话题尝试暖群,最后都无济于事。

  黑羽偶尔会刷刷群聊消息,但基本上只能看见满屏的“早安”。

 

铃木园子:@所有人 这周末有时间嘛 我们搞一个聚会吧 多拉些游戏大佬过来 我请客【wink】

雪莉sherry(灰原哀):我无所谓

老子才不是什么黑炭(服部平次):一样

名侦探小五郎/毛利兰:双手赞同!

不会唱歌的侦探(工藤新一):我,,无所谓

铃木园子:好 那就这周天中午十一点吧 到米花饭店去 离的远的可以晚点到 我报销车票钱 【位置消息】

除黑羽之外所有人:好的~

  黑羽沉默的翻着聊天记录,内心左右为难。

  去?肯定好阿!有人免费请吃饭还报销车票钱,这种好事谁会不愿意。

  那如果见到工藤新一怎么办?

  黑羽快斗趴在沙发上,长叹一口气。

  最终黑羽快斗还是去了。

  “说实话吧,我只是想看一下工藤新一是不是离开美颜之后跟个乡村老大爷一样。”

  黑羽快斗摇晃着酒杯,翘着二郎腿大摇大摆的说着。

  铃木园子在旁边坐着,听黑羽说完,她趴在桌子上笑得喘不过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羽快斗鬼信你啊,看工藤新一?你不会是喜欢他吧哈哈哈哈。”

  黑羽只是一脸淡然的看着他。

  殊不知自己把杯子里的红酒撒出来一大半。

  事实证明,工藤新一颜值高的原因并不是靠美颜。

  甚至离开了美颜他的颜值又高了不少。

  “这儿工藤新一。”

  一个戴着黑鸭舌帽黑口罩,衣服裤子全是黑色的身材消瘦的高个少年走了进来。帽檐下的一双眼睛如潘多拉钻石般闪耀夺目,

  他摘下口罩简单的做了下自我介绍,朝黑羽笑了一下,令黑羽有些不知所措。

  该死,他刚刚想好的那些用来怼工藤新一的话呢。

  “诶来来来,欢迎工藤,这边坐。”沉默片刻后,铃木先开了口,“人都到齐了吧,那聚会开始吧。”

  在座的少男少女们听了铃木的话后,迟疑了一会儿,随后便坐到位子上,跟身边的人开始唠嗑。

  许是没在意吧,铃木直接拉着工藤跟黑羽二人做到了一起。

  尴尬。

  满满的尴尬。

  黑羽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本是想等菜快点上来然后赶快吃完溜回家打游戏。谁知道等了半天连一颗花生米都没看着。

  为了缓解尴尬,他打开了最近新玩的游戏。

  谁知道一边的工藤瞅了一眼,突然激动起来,跟黑羽说这是他最喜欢的游戏之一,逼逼叨叨说了一大堆关于这款游戏后面的剧情,以及类似这一类的其他游戏。

  虽然透露剧情很让人恼火,但找到跟自己口味相同的人真的很开心——就像是捡到宝的那种感觉。

  “游戏可以拉近人之间的距离。”

  黑羽快斗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从这天聚会以后,黑羽快斗跟工藤新一的关系好了不少。

  两人经常一起聊天,一起连麦打游戏。因为住的近的原因,两人还经常一起去吃饭。

  一次,黑羽快斗去工藤新一家跟他一起露脸直播一款类似于MC(我的世界)的解谜游戏。这也是工藤新一之前玩过并且非常喜欢的游戏。

  许多小粉丝进来看直播的时候可谓是一脸吃惊——毕竟两人之前闹矛盾的事儿很多人都听说了。在黑羽的简单解释下,粉丝们终于恍然大悟并且从不明所以的心情变成了激动无比。

  见识过这款游戏的各种坑人法的工藤新一见到主界面的第一刻就开始心态崩溃。他反反复复告诉黑羽快斗说一定要狗住,一定要稳住,死了不救他。

  然而黑羽还是选择皮死。

  而上一秒还一脸严肃的说自己绝逼不会救黑羽的工藤,下一秒还是乖乖的去摸他。

  真香。

  等待队友治疗自己的途中,无所事事的黑羽顺手把电脑旁的一包饼干拆开来,吃的呱唧呱唧响,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谢谢你”,还掰了一块塞到新一嘴里。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众目睽睽之下,黑羽吧唧一口亲上了新一的脸颊。

  于是这次的直播就在满屏弹幕的“99”中结束了。

  工藤新一:???

end.

半夜激情爆肝 然后我终于码完勒

有、累

我要评论我要关注我要红心蓝手丫 哭哭

怎么那么多人取关 自闭

 

 

 

 

 

 


 

 

fong辽
突然很想站一秒降柯啊啊啊/什
最后预告跟女儿哭死在电影院155555斗子的声音555太美好辽
/土拨鼠尖叫

我拯救不了这篇文了
发不出去orz
下篇我可能会码长一点x咱们明年见/什

快你们快找零儿约稿她画画超好看!!!人也超可爱!!!

L_夏0:

想约稿。。。有意者+3088948964
画的程度大概如图。画图的条件尽量放宽一点吧,不然没灵感qwq
10r一张
可能有点慢毕竟住校生
还有手书和一堆的坑没填完qwq


【ks】黑与白

-百fo贺文

-恶魔快x天使新

-欢迎收看性感小学生染景沫在线写小学范文/什

-私设超多 注意避雷

-是一个有毒的贺文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写or2

-不要脸求评论求关注/buni

感谢小可爱们关注了我这个小透明鸭♡抱紧你



如果这篇文发出去了过一百热度或者五十条评论我再码一个小短篇vv


————


1.

  男孩坐在一把长长的白色木椅,看着鹅卵石小路上落满的白花。

  白花十分精致,十分微小,如同天边的点点繁星一般。

  白花散发出的淡淡清香环绕着男孩。他微眯着眼睛感受花的芬芳。清风拂过,吹落了树上的花儿,落到了男孩的头上。

  几只白色的大鸟从空中掠过,在头顶盘旋几圈,随后落到了男孩所坐的这张椅子的椅背上歇息。几只鸟飞到男孩身边,好奇的看了他一会儿。

  “嘿,你好呀。”

  男孩笑着冲鸟儿挥了挥手,“我叫工藤新一。”他砸吧砸吧眼睛自我介绍着,眼里似乎有许多星星在闪闪发亮。

   白鸟们歪头看着眼前的不明生物,叫了两声,随后扑棱棱拍着洁白的翅膀飞上天空。

  它们身上落下的白色羽毛轻轻的蹭着工藤新一的脸,令他不禁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新一看着鸟群逐渐远去,嘴角漾起一抹微笑。

  真好。


2.

  工藤新一是白天使一族国王的独生子。

  从小,他就是同龄人里最特殊的那个。当其他小朋友还在快乐的玩耍,躺在母亲怀抱里撒娇时,他就已经有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稳重。

  就好像,他是一位返老还童老者。

  从小,他听到的父母以及侍者说的话,总是会提到关于他未来继承王位的事。

  “你要好好努力,不负众望。”

  “有天我不在了,你要替我管理好一切,要打败恶魔们。”

   父王总会在傍晚睡觉前,手搭在他肩膀上跟他这样说。这一类的话语对新一来说,早已听到耳朵起茧。

  他的肩上不光搭着父亲宽厚的大手,还承载了全族的期望。

  他怕这期望会压垮他。

 

“呼——”

  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男孩的声音。新一回头望去,只见许多黑乌鸦的羽毛聚在一起。

  羽毛瞬间散开,里面走出来了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孩。男孩爱抚的揉了揉他身上的几只黑鸟,然后向新一这边走来。

  “……喂喂,你是恶魔?”

  沉默片刻,新一开了口。他警惕的看着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孩,张开了白色的翅膀挡在自己跟前。

  “诶嘿,猜对了哟~”

  那少年嬉笑的看着他,神情狡猾无比,他慢慢的走过来,打量起了新一。

  “唔……我叫黑羽快斗,可是魔族王子呢,”他说着,“话说你又是谁阿?”

  “无可奉告。”

  新一瞪着眼前这个把自己身份随意公开的男孩,心里默默想着你这样无所谓心眼这么大不怕别人把你拐走。

  “切,不说就不说咯。”

  快斗脸上写着大大的不爽,扭过头不理新一。

  “噗嗤。”

  新一看着这个赌气的男孩,轻笑出声。

 

“新一……新一……”

  母后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那声音十分焦急,又夹杂着些许生气。

  新一啧啧两声,收起翅膀,往声音的方向跑去。

  “诶诶,再见咯。”

  身后的快斗愣了半天,随后冲他喊道。新一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


3.

  “你怎么又跑出来玩了?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吗,你跟别人不一样。况且你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了。”

  新一被她拉着,无奈的撇了撇嘴。

  身边的一位较为年长的侍女担忧的查看着新一是否受伤,看见他全身依旧白白净净才终于放下心来。

 

“你以后就待在自己房间里看书,别出去了。”

  推门而入,迎来的便是父王的严厉训斥。这大概是新一见过的他最严厉的一次。

  新一只是一声不吭的低着头。心中的抗议与失落最终化成了一句

  “对不起。”

  他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他沉默的坐在房间窗边的书桌旁,心不在焉的翻着从书架上抽下来的一本纸页略微泛黄的书本。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跑进来一个端着两杯牛奶的小女孩。

  她跑到新一身边坐下,笑嘻嘻的递给他一杯。

“知道吗,新一,你父王说以后我们俩会在一起呢。”

  女孩眼睛里的笑意天真美好。她语速很快,“你高兴吗?”

  新一愣了一下,一时有些语无伦次。

  此刻他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个男孩的面容。

  他发觉自己有点喜欢那个男孩。

  很小的时候,母后就告诉他讲,他以后会和这个叫毛利兰的小姑娘在一起,并告诉他说上帝会保佑他俩平平安安。

  “不高兴。”

  牛奶散发出的热气模糊了他的双眼。他大口喝着牛奶,不让自己去看凝固在毛利兰脸上的微笑。

  她眼神里充满忧伤,似乎刚想开口问“你喜欢谁”却又把话咽了回去。

  她踩着黑色小皮鞋,“哒哒”跑出去。


4.

  “嘿,工藤新一。

      我是黑衣快斗,就是你之前见到的那个魔族王子呀,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好久没见到你了,我有点想你阿,所以才让大鸟给你把这张纸条送过来。

     

      跟你说啊,以后我当上国王,一定会让两族和平相处的。大不了我直接宣布投翔,这样就不会继续打了,哈哈哈。

      如果两族和平,你也会很高兴吧。”

  窗外飞来两三只黑鸟,其中一只叼着一张纸飞进来。

  上面龙飞凤舞的字体,让新一难以辨认。他费力的看完上面的字,嘴角微微上扬。

  “切,你就不怕你父王弄死你。”

  新一自言自语着,没有说出心中那一句简短的“我也想你”。

  他相信快斗一定会听见未说出口的话。


5.

  两族争斗十年,二位国王因身受重伤退位。王子继承了皇位。

  恶魔族选择两族和平。他宁愿主动投翔,也不想让更多族人以及敌人受伤。

  天使族开始还半信半疑,最后国王赞同了对方的想法,还举行了一个晚会来庆祝。

  街上灯火通明,天上烟花璀璨夺目。

  原本相互为敌的两族人,如今友好的嘘寒问暖。

 

  “你们国王在哪里。”

  新一拉住一恶魔族人问道。得到答案后,他便向城堡里走去。

  长长的走廊,只有几支昏暗的蜡烛照明。他大步流星的走着,走到尽头房间,轻轻敲了敲门。

  黑羽快斗坐在里面的椅子上,摇了摇装了红酒的酒杯,抿了一口。他听到敲门声后摆了摆手让佣人拉开门。

  “下去吧。”

  快斗吩咐着佣人。他们应了声“是”便退了出去。

  “你真这么做,不得气死上任国王?”

  新一手撑着桌子说道。他跟快斗的脸挨得很近,似乎马上就要贴到一起。

  “怕什么,反正又不是气死我。”快斗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说着。“再说,我难道没告诉你说以后我继承王位后会选择不在继续开打吗。”

  “可你……”

  “别以为我光是为了我们一族,还是为了你呢。高兴点。”

  快斗拉住新一领带微微一笑,随后覆上了他冰冷的唇。

  淡淡的酒味扑鼻而来。新一先是惊了一下,然后立马把脸别开,“你喝多了。”他语气略微有些冰冷。快斗的举动让他耳根通红。

  “啧啧,我酒量再差喝点红酒还是可以的。”他朝新一翻了个白眼,“我喜欢的东西我不能表达对他的爱意吗。”

  “又没说我喜欢你。”

  快斗狠狠的瞪了新一一下,把他直接按在地上,对着锁骨和脸啃了几口,“那我可得好好调教你。”他笑起来活像一只阴险狡猾的老狐狸。

  “嘶——行行行,我喜欢你。没说不能撒谎吧。”

  “撒谎可以啊,我可不敢保证你明天下不了床。”

  “……我错了”

  “你喜欢谁?”快斗似乎不懂得什么叫做见好就收,下巴压在新一锁骨那儿,不要脸的问。

  “喜欢你。”他嘁了一声小声说。

  “喜欢谁?”

  “喜欢黑羽快斗!”

 

 


 


 

 

 


 


 

 

 

 

 


 

 

 

 


快要100fo了要不你们现在点梗吧,

我怕我咕一个月被你们骂死_(:з」∠)_